联系人:
手机:
电话/传真:
地 址:
网 址:http://www.thewildwoodsreporter.com
您所在位置: > 东莞新闻 >

530东莞灭门纵火案

时间: 2020-07-23 23:27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2013年5月30日凌晨2时许,广东省乌沙步步高大道177号一商铺发生灭门纵火案,造成一家4口惨死,其中两个是小孩。其中包括两名分别为8岁和5岁的儿童,四人均为汕头人。东莞警方初步认定为人为纵火,为房东找人收铺引发惨案。目前,警方已抓获9名嫌疑人。

  5月30日凌晨2:10,广东省东莞长安镇乌沙社区步步高大道177号一商铺发生灭门纵火案,事故造成一家4口惨死,其中两个是小孩。商铺店主陈汉泉描述,大火是从商铺的卷闸门开始,迅速蔓延至店内堆放的烟酒、草席、拖把等易燃品,整个商铺从起火到烧成一片只有短短几秒钟时间,以至于及时逃出店外的他,只能听着店内亲人凄惨的呼救声,却无能为力。据死者家属指称,事发头晚商铺租客曾因租金问题与房东产生纠纷。

  30日中午,广东省公安消防总队在其官微上率先披露,火灾原因已认定为蓄意纵火,并称已控制其中一名纵火嫌疑人。昨晚,警方抓获9名嫌犯。

  事发后,东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徐建华书记等市领导批示:全力抢救伤员,尽快查明事故原因,做好善后工作。省市相关部门领导及长安镇主要领导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救援工作。

  目前,长安镇政府已成立火灾原因调查工作组,同时还成立火灾事故善后工作组,负责做好家属的安抚慰问以及相关赔付工作。

  长安消防大队官兵们耗时20分钟把大火扑灭,其间有3名消防官兵被电击伤。消防官兵陆续抢救出了4名被困在商铺阁楼的店主亲属并及时送往医院。但4人均因过度窒息,经抢救无效身亡。

  店主陈汉泉介绍,2012年7月,他在乌沙步步高大道177号的民宅租了一间底层商铺,约40平方米,用于开小商店。但最近因租房合同与房东产生分歧。

  据同在店内的店主陈汉泉的三弟陈汉生表示,在起火前,曾目睹有人撬开商铺卷闸门的底角,把一股带有浓烈汽油味的液体泼入店内。附近录像显示,两名纵火男子特地连续用力敲了敲商铺卷闸门,等待一会儿后,把手里拎着的桶装液体泼入卷闸门内。昨日下午,东莞警方证实了这一说法,并称根据走访目击证人和调阅现场附近监控录像,已初步认定为人为纵火。

  店主陈汉泉怀疑与其日前经历的租房纠纷有关。陈汉泉于2012年7月租下该商铺,合同为3年,不料日前房东突然要求陈把店铺搬走以便其拆房重建,双方在赔偿协议上未能谈拢。就在火灾发生的前一晚,有五六名手持水管的青壮年以购买到假烟为由,不由分说地把陈汉泉打至轻微伤。

  “合同签了三年,是通过中间人转让的,交了2万多元的转让费,我自己装修花了1万多元,又安装了空调等用品。”陈汉泉说,他在长安打拼9年多,经济条件并不好,之所以投入这么多钱,也是想着以后好好做生意。不料这个月21日左右,房东夫妇来找他,表示这栋房子8月份要拆了重建,建议他搬走。“我就跟他们说了转让费和装修费的事,当时夫妇俩说叫人过来评估一下我的损失。”

  陈汉泉回忆说,三天之后房东一个人来到他的店铺,问他“老板你这个怎么说”?陈汉泉再次提到损失,并提出请第三方机构来评估,房东闻言后离开,之后没有再来找他。

  “27日晚上9点多,三个年轻人来我店里,其中一个穿黑衣服的自称是房东的孙子,他说要我搬走,最多退还2000元,另外再补偿我2000元,我继续坚持先评估损失。”陈汉泉说,该男子听后,愤怒地表示:“那就不用说了,以后一分钱都没有。”

  陈汉泉说,“房东孙子”等人离开约3个小时后,他的店铺就遭遇了打砸。据他回忆,5月28日凌晨0点10分,一名男子到店里买烟,“他买了一包17元的黄鹤楼烟,给了我50元钱,问我借了一个打火机点烟,找完零钱之后他就往外走,我叫他把打火机还给我,他转身随手一扔,打火机从柜台滑到地上,我弯腰捡的时候,他把点燃的烟朝我扔来,然后把整盒烟往我身上扔。”

  买烟男子动手后,外面走进5名手持钢管的男子,一起对着陈汉泉和货物猛砸,随后离开。陈汉泉店里的监控录像记录了打砸全过程,画面的最后,五名男子离开店里。店主称打砸后,凶徒离开店前说过一句话“看你还搬不搬”(不过录像未能录到当时说话的声音),怀疑是由店铺房东指使。

  经初步调查,本案涉嫌纵火,现省市公安刑侦部门已介入调查。30日上午9:00长安镇政府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了目前事件的调查情况。

  5月31日0时,东莞警方通报,昨日2时10分许,长安镇乌沙社区一栋私人楼房利轩楼店铺发生一起纵火案。省公安厅、东莞市公安局、长安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侦查。截至30日19时,抓获戴某轩(男)、陈某光(男,均长安镇人)等9名涉案嫌疑人。初步查明该案为人为纵火案,为店铺房东找人“违约”收铺,引发纵火惨案。

  截至昨日19时,专案组已带回利轩楼业主戴某轩(男)与李某珍(女,均为长安镇人)夫妇、陈某光(男,长安镇人)、周某龙(男,江西省人)、杨某(男,江西省人)、宋某伦(贵州省人)、肖某金(男,湖南省人)、戴某兄(男,长安镇人)、王某(男,四川省人)9人进行审查。经初步审查,戴某轩夫妇与陈某泉签订租赁合同。由于戴某轩夫妇打算将利轩楼拆除重建,要求陈某泉退回铺位。陈某泉以合同期未满为由不予退还。此后戴某轩找到陈某光,委托其帮忙找人一起去“收回”该店铺。陈某光于5月28日凌晨1时纠集周某龙、宋某伦、杨某等6人对该店铺进行了打砸,又于30日凌晨2时纠集周某龙、宋某伦、杨某等5人,由杨某购买汽油倒入塑料瓶中,将店铺卷闸门稍微拉起,然后点火丢入店内纵火。之后一伙人逃离现场。

  昨日中午,烈日炎炎。东莞市法医鉴定中心大堂内,一片悲伤。33岁的陈汉泉泪流不止,几欲晕倒。他的岳丈和二弟媳也在一旁哭成泪人,陈汉泉一时趴在岳丈的肩膀上哭,一时双手扶着弟媳,跪倒在她身前。

  据陈汉泉回忆,前日凌晨,他的小商店遭到6名不明身份男子的打砸,他本人被殴成轻微伤,他的两个弟弟分别从广州及深圳赶来探望。

  三兄弟坐在店里喝茶聊天,直至深夜。陈汉泉的妻子和两个儿子早已困乏,爬上阁楼熟睡。次日凌晨1时许,三兄弟锁上卷闸门,准备休息。

  陈汉泉和二弟先洗完澡爬上阁楼,三弟陈汉生准备在下边吹一下风扇再上去。这时陈汉生突然听到有人敲门,敲了三四下。他以为有顾客来买东西,正准备拉起卷闸门时,发现有人从底下将门撬开约10厘米。随即,一股液体从门底下泼进来,带着浓浓的汽油味,流了半边屋子。

  几秒之后,火苗“嗖”的一下从卷闸门底下蹿进屋子,熊熊燃烧起来,并升腾起浓浓黑烟。此前,陈汉泉和二弟陈汉炎已经听到敲门声,他们以为“砸店的人又来了”,赶紧顺着梯子从阁楼爬下。

  刚一下到地面,眼看着卷闸门被大火阻隔,陈汉泉第一反应就是找到后门钥匙,陈汉炎则重新爬上阁楼,要去抢救嫂侄。火势蔓延太快,以至于陈汉泉打开后门时,店里已烧成一片。陈汉泉和三弟本想进去救人,最终无奈地夺门而逃。陈汉炎爬上阁楼后再没能下来,直到半个多小时以后,他的遗体被消防人员抬到地面上。

  昨日凌晨2时11分,陈汉泉的小舅子赵浩生接到电话,数分钟后开着一辆面包车,带着父亲(陈汉泉的岳丈)赶至现场。

  “我赶到时,还听到里面微弱的求救声,叫了几下就没动静了。”赵浩生回忆,他们在店门外听到亲人苦痛的声音,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卷闸门紧闭,被烧得滚烫,好像还带电,他要求警察开车将门撞开,未果。陈汉泉于是开着赵浩生的面包车,猛地将卷闸门撞开。消防车随即赶至现场,接起水枪将火浇灭。陈汉泉光着脚冲进店铺,首先把他的大儿子嘉鑫抱下来,工作人员随即把他的妻子及小儿子嘉俊搬下阁楼。“当时我老婆倒在阁楼的墙角,把小儿子紧紧地抱在怀里。”陈汉泉回忆说,工作人员先把他小儿子抱开,他一下子跪在老婆面前,把头扑在她怀里,“我听到她还有微弱的心跳。”

  15名被告中有8名先后出庭接受调查。其中案件核心关键人物房东夫妇和其侄子三人陆续出庭。房东夫妇当庭翻供,丈夫称自己因“没时间才找人和平收铺”,妻子庭上一直哭泣,称完全不知道收铺一事,当时向警方做的供述是为“帮老公承担责任”。

  昨日上午10点,涉案店铺房东戴顺轩出庭,他说涉案那栋楼太旧了,想重建。但与一楼陈汉泉的租铺合约还要两年才到期。他就和妻子先后去了商铺两次与陈汉泉协商,但陈汉泉一直没给具体的赔偿要求。

  隔了几天,戴顺轩一个人到店铺,陈汉泉还没定下金额。戴说没时间,以后找朋友来计算一下,“后来我将收铺事宜委托给侄子戴国兄和陈伟光。陈伟光到店铺协商后告诉我,店主要六七万元。我当时说店铺租金一个月就1600元,他租了4年,看看赔4万可不可以。”

  此时,陈汉泉多次举手示意想发言,被律师阻止了。庭审结束后,陈汉泉表示,自始至终,都没有人来跟他谈论过赔偿问题。戴顺轩一开始就说要收铺,后来就是直接恐吓。“他在庭上说的赔偿内容都是谎言,别说赔我三四万元了,就是他们提出赔我一万元,或者能把几千元押金喝茶费退给我,我都会主动搬走。毕竟他们是本地人,我们一家都在这里,怎么敢惹他们?”

  关于戴顺轩找侄子戴国兄的保安公司帮忙收铺一事,叔侄两人庭上供述有明显不同。房东戴顺轩说,他并不是找侄子的保安公司办事,而是找侄子及陈伟光,让他们去和店主谈一下赔偿费用,“我当时没空,让侄子去帮忙跟进这个事。”

  公诉人员随后当庭宣读此前戴顺轩向警方的供述:戴顺轩找保安公司(收铺)是想利用保安公司人多的条件,谈条件有优势,比较容易谈好。之前保安公司帮戴顺轩收时代大厦铺位时,戴给保安公司8000元劳务费。所以戴顺轩此次找他们收铺也不需要承诺给费用,等他们处理好了,自然会有报酬,对方也都明白。

  对此供述,戴顺轩当庭翻供,称完全不属实。并称“(警方做笔录)当时我整个人头都昏昏的。”随后侄子戴国兄出庭时,却推翻了叔叔的一些说法,“戴顺轩承诺事成之后会给几千元钱给保安公司,只要有钱,我们保安公司的人都会去。”

  随后公诉人重点询问2012年5月27日打砸和5月30日放火事件,房东戴顺轩坚决否认事先了解情况,称他不止一次和被委托人说“不要用暴力去搞”。

  公诉人称,2012年5月27日夜,陈汉泉商铺遭打砸后,次日他和陈伟光是否通了两次电话,戴顺轩说没有。公诉人表示其通话清单显示,事发后戴与陈伟光有两次通话,戴顺轩又表示不太清楚,并称“虽然觉得不太可能(是陈伟光找人打砸的),但以防万一,还是要问清楚。当时他们说不关我事。”

  戴顺轩与戴国兄叔侄都表示,2012年5月28日晚,侄子告诉叔叔店铺打砸一事是陈伟光那边找的人所为,戴顺轩曾表示“陈汉泉报警了,不要再用暴力了,要用和平的手段,多给一万元都无所谓。”

  在2012年5月30日凌晨店铺遭放火后,戴顺轩连夜给侄子戴国兄打电话(对方关机没打通)。对此,戴顺轩庭上解释称,他和侄子经常打麻将,知道他晚睡,也不怕吵醒他,想打给他了解一下火灾情况。

  50岁(2013年)的女房东李丽珍昨日出庭后,泣不成声,调查过程很快结束。李丽珍表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寻衅滋事罪”不认罪,“如果我的所作所为构成犯罪我就认罪,但我真的没找过人帮忙,也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李丽珍说,她是火灾之后才知道丈夫曾经找人去收铺,也是火灾之后才了解到事件过程。“店铺第一次被打砸之后,警察找我问话,问是不是我找人打砸了陈汉泉店铺,我当时就觉得莫名其妙。”戴顺轩在此前的庭审中也表示,他妻子并不知道找人收铺一事。

  公诉人员庭上出示一份戴顺轩对警方的供述显示:当戴顺轩提出要找保安公司帮忙(收铺)时,李丽珍也觉得保安公司出面会容易一点,也会舒服一点。对该份供述,戴顺轩再次当庭翻供称“我自己曾说过会舒服一点,但妻子没有说过”。

  公诉人员表示,根据李丽珍此前在警方供述笔录显示,李丽珍交代她曾与丈夫在家里聊起如何中止和陈汉泉的租约,她想起了曾经找过陈伟光帮忙收回自家的时代大厦,于是她提议再找陈伟光帮忙。李丽珍又翻供否认,公诉人员强调,警方此前对李的审讯都有录像记录,显示李丽珍是看完上述笔录后才签的字。

  至此,李丽珍又称并不清楚当时有没有做过这样的笔录,她觉得自己当时很糊涂,不知道说了什么,“因为我老公身体不好,我当时一心就想着帮老公承担责任。”

  2014年12月12日,东莞乌沙纵火致四死案今日上午宣判,15名被告中实施纵火行为的两人一人死刑一人死缓。案发后戴顺轩、李丽珍夫妇向被害人家属积极作出赔偿,向陈汉泉赔偿经济损失等共300万元。收到赔偿金后,陈汉泉撤回了针对该案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向法院表达了对戴顺轩等人的谅解。

  宣判后杨跃、周游龙表示要上诉,杨跃称他只是在长安打工混口饭吃,不知道店铺里有人。“如果我知道里面有人是不会放火的,我认为自己应该被判死缓。”周游龙则称自己当天晚上喝醉了,不知道放火一事,认为自己被判的太重。

  另外,一审获刑12年半的被告万宏波、获刑7年的万金宇、获刑两年九个月的戴国兄都表示不服一审判决,准备上诉。其他被告庭上表示服从一审判决。

  在案件中备受关注的房东戴顺轩、李丽珍夫妇则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9个月和1年8个月,刑期都在三年内【

  不少目击者反映,起火前,两名纵火男子曾特意敲响店铺卷闸门,惊醒屋内人员,之后才泼出汽油。目击者据此推测,纵火者或许并不想置他人于死地。隔壁步步高公司员工宿舍视频监控拍下的画面仿佛也佐证了这一说法。据多位看过监控的治安人员透露,视频只拍到两名男子脸部以下的动作,两人特地连续用力敲了敲商铺的卷闸门,之后还等待了一会,才把桶装液体泼入卷闸门内。

  两名男子使用的汽油也成了街坊们关注的焦点。有治安人员曾向街坊透露,警方已查实两名纵火男子使用的汽油来自附近长某加油站,并称警方已从该油站调取了监控录像。昨日下午,南都记者来到该油站,工作人员称,确实有人拎着铁桶来买汽油,但有些人的车没油了也会拎着铁桶过来买汽油,所以工作人员不确定是不是纵火男子。油站负责人则表示,不知道这事。之后,便把记者推出门外。


AG新城
精品模板,放心好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