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人:
手机:
电话/传真:
地 址:
网 址:http://www.thewildwoodsreporter.com
您所在位置: > 南京新闻 >

明朝兵部尚书)

时间: 2020-07-21 05:07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点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张经(1492年—1555年10月29日),字廷彝,号半洲,福建候官县(今福建福州)洪塘乡人。明朝中期抗倭将领、民族英雄。

  正德十二年(1517)进士。授嘉兴知县。嘉靖十六年(1537年)进授为兵部右侍郎,总督两广军务,以广西大藤峡瑶民起义有功,进兵部左侍郎。不久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国,进右都御史。之后平息思恩九土司及琼州黎民起义,再进为兵部尚书。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起为,后改任兵部。次年五月,明廷以东南倭寇猖獗,命张经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专办讨倭,便宜行事。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五月初一日,张经获王江泾大捷,杀敌一千九百八十多人,为抗倭以来第一战功。而严嵩的亲信赵文华,为攘夺其功,竟在张经报捷之前秘密上疏,说王江泾之战是他督师出战的结果,同时诬陷张经。首辅严嵩即禀报嘉靖帝,嘉靖帝大怒。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五月十六日,嘉靖帝下诏逮捕张经。同年十月二十九日,与李天宠杨继盛一起被斩于西市。隆庆初年复官,追谥襄敏,著有《张半斋稿》。

  弘治五年(1492年),张经出生,父亲张海,家贫而孤,随母蔡氏回外家;外家无后,张海和张经都袭用蔡姓,张经及第成名后,才恢复张姓。

  嘉靖四年(1525年),入京任吏科给事中,后升太仆寺卿、右副都御史、协办都察院事。张经秉性刚直,不畏权贵。兵部尚书金献民接受宁夏总兵种放的贿赂,张经带领同官提出弹劾,金献民因而告病辞职;河南巡抚潘埙匿灾情不报,也被张经弹劾去职。明代锦衣卫和东、西厂是专门侦察官民言行的,官校们挟势勒索,大为民害。张经上疏指出他们的所作所为十分猖獗,建议予以撤除,为世宗嘉靖帝所采纳

  嘉靖十六年(1537年),由于徭役的频繁和汉官的勒索,以侯公丁为首的瑶族武装占据罗滩,攻城杀官。朝廷命张经任两广总督,总督两广军务。

  张经与御史邹尧臣等筹划前去围剿叛乱,把军事全都派给副使翁万达,诱使侯公丁中计被抓。参议田汝成请求乘势进讨叛匪。命副总兵张经率领三万五千人为左军,翁万达为监军,指挥王良辅等六员大将分六道进军会师南宁;都指挥高乾率领一万六千人为右军,副使梁廷振为监军,指挥马文杰等四员大将分四道进军会师宾州,抵达叛匪巢穴之后夹击。叛匪被击败之后向东逃奔林峒去了。王良辅等率兵出击阻拦,叛匪被破中断,再次向西回奔,明军趁势斩首一千二百余级。叛逃到东面的叛匪躲进了罗运山,翁万达等人率军前去攻打。又传书右军沿江东进,绕到叛匪的背面。叛匪用巨大的树木砍下阻塞关隘入口,在地下布满了蒺藜,埋伏起来射出毒镖,并且把石块放在树上,遇到紧急情况就撼动大树,石块全都会掉下来,明军破解了叛匪的这些计策。右军延误了日程,导致田州的土酋卢受放了叛匪离开。

  明军在此战中俘获叛匪四百五十人,招降的人有二千九百多人。当地的土人说,祖祖辈辈在这里居住已经八世了,从来没听说官军有到这里剿匪的。向朝廷奏捷之后,张经被进为左侍郎,加秩一级。

  在了两广的瑶族叛匪之后不久,安南国相莫登庸杀其王自立,致使内乱不息,长期不向明政府进贡,且又侵占明朝边境土地。明政府决定兴师问罪,派原总督宣大、山西军务的毛伯温广西,与张经会商进兵。廉州知府张岳和广西副使翁万达相继进言,认为安南正忙于战事,没有工夫前来请贡,并不是有意怠慢明朝上国的;况且远征安南劳师糜饷,这不是一条上策,应该想法子震慑他们让他们不敢不听从号令。张经和毛伯温采纳他们的建议,一面用重兵压境威慑,一面派张岳入安南,晓以利害。最终,莫登庸权衡利害关系,向明朝谢罪,避免了一场战祸。

  副使张瑶等讨伐马平瑶族的叛乱屡屡失败,于是嘉靖帝怪罪张瑶而起用张经。给事中周怡弹劾张经,张经于是乞求免职,嘉靖帝不准许。后来因为丁忧而罢官归乡,丁忧完成之后起用他为三边总督。此时,给事中刘起宗上书弹劾张经在两广的时候参见克扣官兵的饷银,所以明廷取消了之前的任命。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张经又被起用为南京户部尚书,之后改为兵部。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五月,朝议以倭寇猖獗,应要设总督大臣,命张经解除之前的职务,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各省的兵马,便宜行事。于是张经征召了两广的狼土兵为之听用。同年十一月,明廷听用兵科所言讲张经改任为右都御史兼兵部右

  张经初到任时,因各将位崇气骄,与倭寇作战屡次失败。世宗下令罢免屠大山应天巡抚职,张经因负连带责任,改为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代替屠大山负责当地防务。当时,倭寇两万多人盘踞浙江柘林川沙堡,且人数愈聚愈多。张经每日选将练兵,准备等俍兵齐集,一举尽歼倭寇。

  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春,倭寇进犯乍浦海宁,攻破崇德,转掠浙西。江南百姓长期受倭寇侵犯,纷纷责怪张经按兵不动,纵容倭寇。世宗闻知,大为恼怒,限期要张经进剿。这时,权相严嵩的干儿子、兵部侍郎赵文华巡海督师到浙江,催促张经进兵。赵文华自恃与严嵩关系特殊,对张经颐指气使,又向张经索贿白银两万两,张经以自己位望在赵文华之上,不买其账,因而激怒赵文华。适值倭寇四出劫掠,赵文华督战更急。张经回复他说:“倭寇十分狡猾而且人数众多,等到援兵到达之后再进击倭寇,才能保证万全。”但是赵文华认为张经瞧不起自己,极为恼怒,便伙同浙江按察使胡宗宪上疏弹劾张经糜饷殃民,并且害怕敌人贻误战机。

  赵文华刚上疏不久,永顺保靖的狼兵即开到,在石塘湾打一胜仗。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五月初一日,倭寇数千人突然从水陆两途进犯嘉兴。张经分遣参将卢镗带领保靖俍兵、总兵俞大猷带领永顺狼兵由泖湖向平望急进,参将汤克宽带领水师从中路楔入,合战于王江泾。激战数日,倭寇大败,被杀死1900多人,烧死和堕水溺毙者不计其数,取得东南抗倭以来最辉煌的胜利。

  浙江取得大捷同时,嘉靖帝看到赵文华的奏疏却下诏逮捕张经。浙江捷报传到北京,给事中李用敬、闻望云陈奏:“军队取得大捷,倭寇的嚣张气焰被遏制住,此时不宜更换主帅。请召回锦衣使者。”嘉靖帝认为李用敬、闻望云与张经结党回护,将二人施以廷杖后削职为民,仍把张经逮捕到京下狱。

  嘉靖帝想弄清浙江大捷的真相,于是问到严嵩。严嵩却颠倒黑白,称:“徐阶李本浙江人,都说张经养寇不战,完全是李文华、胡宗宪在一起谋划进剿,张经是冒功请赏。”廷讯时,张经向嘉靖帝陈述这次歼灭倭寇的经过,并指出:自任总督以来,先后斩杀和生俘倭寇共达5000人之多。但嘉靖帝还是听信严嵩的谗言,于当年十月冤杀张经。张经有功反遭诛戮,天下人都为其鸣不平。

  隆庆初年,张经之孙张懋爵上疏鸣冤,朝廷乃恢复张经官职,赐祭葬,追谥“襄敏”,并给予后代袭封官职的恩典。

  《明史》:张经功不赏,而以冤戮,稔倭毒而助之攻,东南涂炭数十年。谗贼之罪,可胜诛哉!

  蔡东藩:至张经继任,虽傲然自大,不无可訾,然王江泾一役,斩馘至二千级,当时推为第一胜仗,要不得谓非经之功。

  谷应泰:倭患愈剧,张经再出。经以功在铜柱,因而偃蹇凌轹,度亦自大匹夫耳。然视事一月,指挥群帅。王江泾之捷,贼兵宵遁。史称其兵骄将悍,或亦谗人之蜚语,狱吏之深文也。

  梅毅《大明朝的另类历史》:张经所指挥的王江泾大捷,其实给予了倭寇沉重打击。正是由于严嵩、赵文华一伙人的背后拆合,加上张经死后入江、浙一带的狼兵、土兵不听调遣,倭患逐渐转剧。

  在福州守孝期间,张经还热心教育事业,撰写了《四门学碑记》。此书现今碑存于于山碑廊。

  张经故居里面是左右对称的花厅和主房,再到后花园,整体结构是一个三进左右花厅的深宅大院。初建时的张经故居的面积约在4000平方米。故居内的房子都已年久失修,一些板屋发生倾斜,还有一些板屋用木板支撑着。这处如今已有400至500年历史的名人故居,曾在1991年1月20日被福州市政府挂牌保护。

  福州人民为纪念张经抗倭功绩,将其寓宅所在处改称“半洲街”,又在洪塘山麓建祠纪念。

  张经,嘉靖年间的抗倭名将。 在他开始抗倭之前,两件事让他在朝廷打开了名声。一个是当时宁夏总兵官钟放想升官,就跑到京城来行贿。一个是向嘉靖建议撤销整日在外面横着走的厂卫校官。

  自嘉靖三十二年至三十九年倭寇入侵,明朝苏松地区的巡抚共有十个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如安福彭黯,迁南京工部尚书,畏贼,不俟代去,下狱除名……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张经,字廷彝,侯官人。初冒蔡姓,久之乃复。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嘉靖四年召为吏科给事中,历户科都给事中,数有论劾。言官指为张、桂党,吏部言经行修,不问。擢太仆少卿,历右副都御史,协理院事。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断藤峡贼侯公丁据弩滩为乱。经与御史邹尧臣等定计,以军事属副使翁万达,诱执公丁。参议田汝成请乘势进讨。命副总兵张经将三万五千人为左军,万达监之,指挥王良辅等六将分六道会南宁;都指挥高乾将万六千人为右军,副使梁廷振监之,指挥马文杰等四将分四道会宾州,抵贼巢夹击。贼奔林峒而东。良辅等邀之,贼中断,复西奔,斩首千二百级。其东者遁入罗运山,万达等移师攻之。檄右军沿江而东,绕出其背。贼刊巨木塞隘口,布蒺藜菰签,伏机弩毒镖,悬石树杪,急则撼其树,石皆坠,官军并以计破之。右军愆期,田州土酋卢受乃纵贼去。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俘其众四百五十,招降者二千九百有奇。土人言,祖父居罗运八世矣,未闻官军涉兹土也。捷闻,进经左侍郎,加秩一级。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寻与毛伯温定计,抚定安南,再进右都御史。平思恩九土司及琼州黎,进兵部尚书。副使张瑶等讨马平瑶屡败,帝罪瑶等而宥经。给事中周怡劾经,经乞罢,不允。以忧归。服阕,起三边总督。给事中刘起宗言经在两广克饷银,寝前命。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三十二年起南京户部尚书,就改兵部。明年五月,朝议以倭寇猖獗,设总督大臣。命经解部务,总督江南、江北、浙江、山东、福建、湖广诸军,便宜行事。经征两广狼土兵听用。其年十一月,用兵科言改经右都御史兼兵部右侍郎,专办讨贼

  《明史·卷二百五·列传第九十三》:方文华拜疏,永、保兵已至,其日即有石塘湾之捷。至五月朔,倭突嘉兴,经遣参将卢镗督保靖兵援,以大猷督永顺兵由泖湖趋平望,以克宽引舟师由中路击之,合战于王江泾,斩贼首一千九百余级,焚溺死者甚众。自军兴来称战功第一。给事中李用敬、阎望云等言:“王师大捷,倭夺气,不宜易帅。”帝大怒曰:“经欺诞不忠,闻文华劾,方一战。用敬等党奸。杖于廷,人五十,斥为民。”已而帝疑之,以问嵩。嵩言:“徐阶、李本江、浙人,皆言经养寇不战。文华、宗宪合谋进剿,经冒以为功。”因极言二人忠。帝深入其言。经既至,备言进兵始末,且言:“任总督半载,前后俘斩五千,乞赐原宥。”帝终不纳,论死系狱。其年十月,与巡抚李天宠俱斩。天下冤之。


AG新城
精品模板,放心好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