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人:
手机:
电话/传真:
地 址:
网 址:http://www.thewildwoodsreporter.com
您所在位置: > 南京新闻 >

谛笑姻缘(狼中绅士写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 2020-07-21 05:08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点击:

  盛夏!炙热的阳光像烈火一样烘烤着大地,柏油路像面团一样柔软,田地里的玉米苗也被烤的耷拉着脑袋!村地头桥边几棵大槐树枝繁叶盛,正拼命的护住一点阴凉! 桥下的流水也成了孩子们嘻戏的乐园,一帮汉子拿着锄在这里哄闹着打扑克,妇女们则在桥的另一端干着杂活扯闲话!这里就是夏季大张庄的风水之地,整个村庄也就数这里最凉快!他们在这里等到日头下山便一股脑儿的去下地干活了! 人……。

  婚姻!在纸醉金迷的社会变了质,啼笑也可只能是一种悲凉的嘲笑,历史的长河里买卖似乎从没有公平,贪欲使得人性份外丑恶!买买婚姻,大包大办,这不是文明的延续,而是一风俗的毒瘤!十年奔小康,一夜解放前!我们该深思,该醒悟!该叹息……

  盛夏!炙热的阳光像烈火一样烘烤着大地,柏油路像面团一样柔软,田地里的玉米苗也被烤的

  耷拉着脑袋!村地头桥边几棵大槐树枝繁叶盛,正拼命的护住一点阴凉! 桥下的流水也成了孩子们

  嘻戏的乐园,一帮汉子拿着锄在这里哄闹着打扑克,妇女们则在桥的另一端干着杂活扯闲话!这里

  就是夏季大张庄的风水之地,整个村庄也就数这里最凉快!他们在这里等到日头下山便一股脑儿的

  去下地干活了! 人多,交谈中往往会生出一些意外的事来!村里最爱说媒的杨英对着李婶扯开话

  了!“大婶子,你们家大儿今年二十啦吧?”李婶;“哪里!今年二十一喽!”杨英:“二十一

  咧,那可以说亲了!”李婶:“是啊!怎么你这大媒人想给俺们家林子说一个!”杨英:“可以,

  我准给你家俺那大兄弟说上一个。” 话说到这就打住了,看似开玩笑的几句话,但这紧紧只是故事

  的开始! 太阳下山,人们开始停止休闲拍着***往地里匆匆走去! 李婶和丈夫张经良在地里忙

  活,杨英大老远从地里横穿过来说:“大叔、大婶子,我刚跟你说的话是真里,我姑家大表妹,今

  年二十岁,我看给你家林子正般配,要不我给你们提去?”张经良问:就罗村你姑家那女儿?”杨

  英:“是哩!你们见过?”张经良:“咋没见过,我跟他爹老骡子在一块喝过酒,那姑娘长哩是

  好,可就是他爹娘里话不好说,怕是弄不成!”杨英一笑:“嘿!你放心,我姑话难说但讲实在,

  讲理!我保准没事!”张经良一脸媚笑,;“成!那姑娘我可满意里很!”又对正在一旁听话窃喜

  的李婶说:“孩子妈!别干活了,去到集上买点酒菜,杨英,今晚跟你当家的大龙来俺家酒!”杨

  英:“那可不行,这还没说成呢,回头少不了吃你的红鲤鱼!”杨英说完就走了!杨英走后张经良

  对着发愣的李婶大叫,还愣什么愣,去买菜啊!”李婶:“还真请啊?”张经良:“那当然了,要

  不然他家大龙会出力说啊,在说她说那家女娃儿没的说,漂亮着哩!”张婶没说二话就跑去集上!

  时夜,大龙和杨英还在地里忙活,大龙犯起唠叨:“我说这老良头一点实在都不讲,还请喝酒哩,

  看这天黑的,八成早脱光衣服睡了!”杨英在一旁顶着:“瞧你那熊样,人家不请你喝酒还犯嘀

  咕,你呀三杯酒下肚就醉的不成样子,上回醉的更往床下钻,不记得啦!”大龙往地上一说:“我

  说你们娘儿们就是多事,就我姑那财迷眼,说成也非刮了老良头三层油!”杨英:“成不成试着看

  呗,又不是没说成过亲!给李道说亲人家可没少给你送烟送酒!”大龙一摆摆手说:“那一

  样……” 话没说完,张经良刁着烟老远就吆喝着:“还忙呢?吃饭了!”大龙回应:“啊,叔你来

  了,瞧您破费个啥,我说这亲成不成不还得看我表妹和你家我那大兄弟的缘份不是?不麻烦,您先

  回去吃吧!”张经良一撇嘴:“菜都炒好哩,不去哪成啊!”大龙:“哎哟老叔哎,你看您…这不

  是夥我吗!那行,我把这点地草薅完就去!”张经良那里听的出大龙的意思,“那好,我先去河里

  洗个澡,”大龙脸显不快说:哎,你忙你的!” 张经良走后杨英可始嘀咕,“老良头就什么人,也

  不说帮我们干的快一些,真是!” 过了近一个钟头,李婶来了:“还忙呢?饭都凉了,”杨英一脸

  欢笑,“你们先吃吧,我地里忙,不去了!”李婶说:“那还有干不完的活啊!天都黑透了!”大

  龙说话了:“婶啊,今儿在紧在地干,明天薅其他地里的!”李婶心里是透明人,说:我帮你们干

  吧!”说完撸起袖子就在地上菝起草来! 夏日的夜,风习习的吹,草虫在地里没命的叫着,远方的

  茧火虫像天上的星星密密麻麻,李婶生性迟钝,在能说会道的大龙两***说下,佛仿儿媳妇早就领

  到家们一样! 张经良有两儿子一个女儿,长女张春梦零二年去了广东打工就跟江西的一个打工仔好

  上了,回来一次就再没回来过,次子春林下学后也去了广东打工,转眼三年也没混出什么名堂,一

  月微薄的工资除去开销也省不几个钱,小儿春旺则在上学,成绩很好,大有希望能考上重点高中!

  春林二十一,在那片平坦的土地上早已是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俗语说女嫁十**,男娶二十一嘛!

  给林子说亲这也是老两口早就谋算着哩! 这晚大龙又喝醉了,一醉就掏心窝子,家里穷,活着憋

  屈,喝酒喝的眼泪鼻涕往下掉的并不多见,平时张经良才懒着听他扯蛋,可现在在顺着他,硬是抬

  着胳膊把他架回家,放躺在床上又喂点茶水,可谓是伺候的服服贴贴,恭顺有加! 要说这大龙的动

  作就快了,第二天就跑去说了,被他姑张大兰嘴给拒绝了:“他老良头也不撒尿照照自己德性,家

  穷的连像连狗窝都比不上,我女儿嫁过去住那啊?”大龙劝说:“这孩子不完没见上面嘛,你就张

  罗着要房子,你先应下,等过年表妹珍儿回来让他们见上一面再说?”张大兰想着也是,但还不放

  软话,“要说见也行,不成就第了,要是看上了反正老良头那破房子交不掉差!” 媒人就是跑腿

  嘛,当晚就去向张经良两口汇报,李婶又忙张罗着做一桌好酒菜,张经良显然没有昨儿的劲头,吧

  嗒着抽着烟,在思量着,最后才说:“房子盖也成,那得等两孩子回来见完面在说,”大龙一拍大

  腿说:“我也是这么跟我姑说的嘛,再说咱俩也不能违了孩子的意思是不,不过叔您大可放心,这

  事儿靠谱!我那表妹长的水灵水灵的能活巴巴赶上城里人,心灵手巧干活也麻利,在他们罗村没一

  个不说她罗秀珍好的,我大龙可以拿我的脑袋保证,谁要能娶她做媳妇那可以说是上辈子修来的,

  咱这打转年青我都算过了,也就你家林子才配的上,你说是不叔?”此时大龙以有七分醉意,张经

  良附和道:“那是!那是!”可抬头看着自已的三问大瓦房和一围院墙不禁愁叹,这些盖的可才六

  年啊… 转眼以到年底,这几天的雪下的特别大,破坏率可谓是举国震惊,创百年历史新高,两湖

  两广包括贵,川,豫,赣,皖,苏十个省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映响,犹其赣、湘、鄂、贵四省大雪加

  冻雨倒至电网瘫痪,道路封锁,这对于过年如候鸟迁徙的打工者制造了很大障碍!在东莞常平火车

  站**上张春林焦急的等待着,还有三天就过年了,家里给他介绍个对象见面都等了十好几天了,

  手机差点没被家里的电话打爆!他何尝不急,一张1436的火车票在手心里早就被汗浸的绉巴巴了!

  火车也晚点了所十四个钟头,这天夜里好不容易挤上车犹于无座只好在走道里缩倦一天一夜了!在

  这恶劣的环境下他心里依然着滋滋的,因为他要搞对象了! 回到家已是腊月二十九,一双皮鞋被泥

  雪糊的以看不到一点光泽,举家一震喜悦后张经良开始问:“林子,叫你买的两条好烟买了

  吗?”春林:“买哩,在包里!”说完就从包里拿出两条玉溪烟!张经良接过问:“贵不?”春

  林:“不贵,四百多!”张经良老两口吃了一惊:“两百多!够我抽钟鼎抽一年的!”春林疑惑

  问:“这烟不是你要抽?”张经良一摆手:“唉…我那有这口福,这是让你给大龙买的,晚上你给

  他送去!”春林一听不情怨了:“给他买的,说个媒至于吗!我不送…”张经良脸一扭:“你这是

  啥话,人家不图这个能多那闲事给你提亲!现在就得顺着他!”春林犟劲上来:“他爱说不说,这

  亲我不提了…”张经良也火了:“你这孩子啥一点事故都不懂,别以为大了我就不敢抽你…”一时

  间气氛极为尴尬! 晚上春林极不情愿的提着两条烟去了大龙家,杨英正在包饺子,春林进屋叫

  话:“***忙呢,大哥在不!”杨英一脸欢喜的说:“在茅房呢!哟,大兄弟挣大钱回来了,嗯,

  个头显高了!”春林捌扭说:“瞧***那里话!”大龙从厕所里一边提裤子一边喊着:“你小子在

  晚点就赶年外头喽!咦,咋还提烟过来呢?”春林:“哦,这是我爸…是我回来顺便带的,这烟家

  里不好买!”大龙:“那屋里坐,”春林应了一声便进屋了,大龙问:“兄哩,喝茶不?”春林忙

  回答不喝,大龙便把提在手里的茶瓶放了回去说:“明儿是大年,咱们大年初一去到我姑家看,我

  敢拍胸膛保证包你满意,我那表妹一张脸蛋长的像足了大歌星***,见到她我心里都麻飕飕

  的!”说完哈哈大笑,春林也跟着笑,杨英在一旁骂道:“你看你狗曰的德性,也不害臊!”又对

  春林说:“兄弟,明儿都赶过年,咱们初一去带你见面,就这定了啊!”春林站起来:“那成,就

  这定了,我得回家吃饭了:”说完就往外走,杨英喊着:“那在这吃呗?”春林以出了门口

  说:“不了!” 回家的他靠在院门外的墙上,他心里感到不平衡,一种无形的屈辱在折磨他! 第

  二天在吃年饭的时候张经良喝点酒在那扯开话痨!对着春林:“明天起早把你的头洗洗,那里面衣

  领脏的我都能看到,今晚把它换了,皮鞋刷干净点,别让人家看着脏不啦叽的,到人家里脑在放灵

  活点,嘴巴要会说些,老罗子没我大,你先叫叔,他老婆李大兰喜欢带高帽子,你就多叫几声婶子

  或姨!那婆娘说话带刺,你得忍顺着点,他们家的叔伯指定有人假装窜门来看你,不管见谁是男的

  都得让烟,你可别抽,别留下不好的印象……”第二天大年初一的早晨,在一片热闹炮竹声中归为

  宁静,大龙今天穿的特别体面,一件厚厚的军用大衣里面竟是西装革履,领带都带上了,就是一脸

  胡茬子显得天上很颓废, 杨英显得通俗一点,春林依张经良的提议,洗了头,换了衣服,皮鞋也擦

  的油亮!三人如散步般去了罗村!张大兰家也不怎么显的富足,三间瓦房加间厨房,一围树枝扎起

  的篱笆算是院墙!两个十二三岁孩子正饶性质的在泥地里玩玻璃球!张大兰和丈夫老骡子老远的就

  迎上去,罗秀珍则在屋外的房檐下看着! 透珍的相貌在他们家是个奇迹,老骡子不紧紧是姓罗才得

  的外号,面是他正二八经的长了一张骡子脸!张大兰个没好高,一脸疹子还加一口猪屎米黄牙,以

  遗传基因法不可能生出秀珍这种标致的美人儿!大龙一点没说瞎话,秀珍***的体态虽穿着棉袄仍

  不减迷人的线条,一头乌黑的头发披到腰间,她的脸蛋跟***比就是下巴有颗小痣特别明显!白

  嫩的皮肤跟本就不像吃农村饭长大的!因此私下常有人议论张大兰是不是给老骡子带了绿帽子……

  春林如张经良交待的那样,见张大兰喊婶,老罗子喊叔!谁知一下被张大兰给臭了回去:“我是你

  们大张庄的姑娘,你爹我赶叫个哥,你应该叫我们姑姑和姑父才是哩!”春林一下子脸色煞白,这

  可都是他爹教的啊!大龙大圆场:“姑哎!辈没错怎么叫不一样,将来指不定叫的比更亲哩!”事

  就这么一笔带过了! 春林是个壮实的小伙子,一张“国”字脸显的特别庄重,一米七好几的个头,

  头发也不零不乱着实是个俊俏后生!当他和秀珍羞答答的见面时,心里被重锤击了下,心里有种道

  不出的欢喜,只觉能娶到秀珍这辈子算是露脸了! 秀珍忙碌着上瓜子和茶水,连正眼看一眼春林都

  没有,更别说达话了!不一会串门人来了,气氛才显的没那么尴尬,正如春林老父亲张经良说的那

  样,来的无非是秀珍的什么婶婶,伯伯,叔叔之类近门至亲,来的女家稍显苛刻,可劲的夸秀珍怎

  么样怎么样好,男的抽着春林给的烟表示无意见,不过是问一切春林的工作和月收入之类的事!

  回去了!春林如激战了几昼夜的士兵撤回营地一样如释重担!这一天仿佛经历一生从未有过的压

  力与激动!现可高兴还为时过早,得等女方回话咧!这晚,张经良把大龙拉扯来满满的做了一桌子

  饭,大龙愣是喝到桌子下,两个耳朵上夹着烟,手里拿着打火机还正给嘴里刁着的烟点火,由于火

  焰没调稳竟把眉毛给烧了一块! 这时秀珍家里可没闲着,老两口对春林是着实满意,秀珍也表示没

  意见,这还不算完事,得问问其他的长辈,这会儿张大兰正往和她能臭一块去的二婶子家走去!

  “二婶子,你眼光好,你看今天来俺家那小子跟珍儿咋样?”二婶子话说的很毒:“人长的还行,

  个头儿挺好的,就是人稍显的傻了些,愣是半天放不出一个屁!”张大兰:“就是哩,他跟他老子

  是一个熊样,闷着哩!”二婶子:“人闷不打紧,家里富足不?”张大兰:“您咋关这心,俺又不

  想图他家什么东西,不过他家那几间房子一定得换成楼房!”二***:“可不是!现在那家的结婚

  还用瓦房的!”张大兰:“那我明天就找大龙回话去,就说同意了!”二婶子两眼一挤说:“你倒

  比男方急了似的,咱们这年头嫁闺女怎么着也得把门槛抬高点,让那男家索性着急着急!”张大

  《谛笑姻缘》是一本由狼中绅士写的都市小说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说少帅临门讲述的是陈宁宋娉婷的故事,小编分享少帅临门全文免费阅读。一名身穿戎装,身材魁梧的战士大声报告,望着陈宁的眼神,充满了敬畏。少帅陈宁,北境战神。少年投军,屡战屡胜,五年来在北境立下赫赫战功。

  《最狂上门女婿》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最狂上门女婿全文免费阅读。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不吃鱼的猫儿 所编写的,讲述了秦浩林冰婉的精彩故事。

  《北境的守护者》是作者我妖吃包子所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主人公是沈北苏挽歌唐衣,小说讲述了加入陈家,今后苏家的公司、企业将会被剥削的厉害,甚至有可能从君城大家,沦落为三流家族。

  沈北苏挽歌小说北境劲军,文笔故事俱佳的现代言情小说。小编分享北境劲军全文免费阅读。天降异象的情况接连持续了好几天。有无数的科学家赶往南部极寒之地,试图去寻找真相。

  火爆全网都市小说《北境劲军》大结局完整版火爆来袭,主角是沈北苏挽歌沈怡,北境劲军沈北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本以为沈明已经死了,沈氏结束了。可没曾想,沈明的死,并没有结束。沈北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


AG新城
精品模板,放心好模板